我军教授在美国防大学参观 浏览军事网页被警告
分类:中国军情

图片 1 资料图:解放军少将金一南

  一路调研采访,我们重回古田。

  当年的红军桥、红军井、烈士墓在诉说,红米饭、南瓜汤、标语墙在诉说……

  古田镇,群山环绕。如今,联通世界的网络已进入村落农舍,乡亲们已经进入信息网络时代。

  然而,就在当年只有3条石板路与外界相通、红军交通员传递军情犹如古人驿马传书的岁月,毛泽东曾这样问红军战士:站在黄洋界能看多远?红军战士说:能看到江西、湖南。毛泽东却对他们说:站在这里能看到全中国,看到全世界。

  这,就是先辈们的开阔视野和博大胸怀,就是共产党人穿越历史、走向未来的精神通道!

  寻根古田,抚今追昔。直面“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我们求索在信息网络时代的大背景下,军队思想政治工作如何创新发展?正是革命先辈的这种精神品格,如光芒四射的灯塔引领着我们前行。

  主题词之一:网瘾

  现在的青年官兵,入伍之前大多就是“鼠标手”“低头族”,他们普遍“网龄比兵龄长”“入网比入伍早”——

  “网瘾”:姓“负”还是姓“正”?这是一道必答题

  1、不可低估的20年

  当年,古田会议召开前夕,打下长汀的红四军战士们,曾面对一大堆缴获的罐头发愁——该怎么打开这些“铁皮家伙”?

  如今,一个关于“如何打开”的问题,也常常困扰着部队官兵——解决“打开一张网”带来的问题,比当年打开铁皮罐头难多了。

  “现在,我们的教育必须跟网上的七嘴八舌较劲。”一位教导员对此颇有苦衷:“你和有的战士谈心讲道理,他也直点头,并不反驳,可是他转身上网查查资料聊聊天,就又找不到‘北’了。在他看来,天天见面的指导员说的话像是假的,天南海北陌生网友的话倒像是真的!”

  有了疑问,不找战友找网友;……这一代年轻人上网的“瘾头”这么大!这是为什么?

  追根溯源,答案其实就在“这一代”身上。

  我们的调查显示,旅团级别以下官兵95%以上不满45岁。翻开他们的履历本,他们认识世界、了解社会、学习知识的“黄金窗口”20年,恰好是互联网进入中国的头一个20年!

  在时代坐标系上,这是一代人成长的重合轨迹!

  万事不离“人之初”。入伍之前,这一代人就是“鼠标手”“低头族”,他们普遍“网龄比兵龄长”“入网比入伍早”。互联网对于他们,如同先入为主的“家乡味道”,又如同一日三餐的生活习惯。他们对互联网的依赖,与其说是个人的一种“瘾”,不如说是时代给他们的深深“印记”。

  这个20年,一个婴儿长大成了战士,一个士兵成长为团长、旅长;再过20年,今天“90后”的战士、班长、排长,那时就是团长、旅长、师长……所以,与其说我们面对的是一张“网”,不如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代人,面对的是军队的未来。

  2、用哪只眼睛看“网瘾”

  存在决定意识,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用这只眼睛看“网瘾”,许多事情才能看得透、说得清——

  一位教导员如此感慨:“我当指导员时,听说哪个兵有网瘾,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兵不好带、贪玩、不务正业。可是,今天我也养成了上网的习惯,每天不到网上溜达一圈看两眼时事动态、网帖热评,总觉得这一天缺点什么,这算不算‘网瘾’呢?”

  一位旅政治部主任的纠结也令人深思:“说起网瘾,败也萧何,成也萧何。一名战士因接连几次不假外出,到地方网吧上网而被除名;一个排长因为网瘾大,在网上被人诱惑,落入陷阱,误入歧途……可还是因为‘网瘾’大,一个战士在网上自学信息化知识,比武捧回奖杯被送进院校提干。一个战士在部队是网络论坛‘金牌斑竹’,退伍后当上国家公务员,主办当地政府网。这些年,因为网络而改变命运的战士大有人在,数不胜数!”

  寻根古田,听着这些反思和感悟,我们的思绪在飞扬——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

  当年,老一辈革命家面临的难题是:怎样把一支打着农民和旧军队胎记的红军锻造成新型人民军队?怎样让以文盲为主体的官兵接受革命理论?今天,让“网上长大的一代”本色不变,军魂永驻,正是我们这些带兵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

  3、寻到了根就看透了网

  “网瘾”,到底姓“负”还是姓“正”?围绕“网瘾”的是是非非,部队政治工作者在思考——

  “有人说,互联网不过是一种工具。对战争而言,其实枪、坦克和原子弹都只是一种工具,然而却又不同于其它的工具。它们的出现,直接改变了战争模式,影响了世界格局和人类的前途命运。那么,互联网是不是这样的一种工具呢?”

  “细想想,互联网这个‘工具’不寻常。以往的工具大多是人类肢体的延伸,而互联网则是大脑的延伸,它撬动和改变了物质的世界,也浸润和影响了人类的内心,已经内化为我们的思想方式、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

  怎样面对这张“能文能武”的网,这张“亦军亦民”,又和我们如影随形的网?

  寻根古田,老一辈留给我们最重要的宝贵财富,就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今天分析“网”的“具体问题”不难发现——

  互联网用好了,是打开“阿里巴巴的宝库”;用不好,就是打开“潘多拉的魔盒”……

  互联网让世界变了,时代变了,官兵变了,也让思想政治工作的阵地和舞台都变了……

  互联网不会被消灭,而且正加快“成长”,它逼着思想政治工作“成长”的速度要更快……

  主题词之二:网事

  网络,是一个国际性的“涉军话题”。全世界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不严格管理网络,也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拒绝网络——

  “网事”:该喜还是该忧?定力比什么都重要

  4、红军强大的“搜索+创造”力

  1929年12月29日,古田会议闭幕。

  如今,年轻人搜索一下就会发现:那天,世界上还发生了一件事——威廉·迈巴赫,德国著名引擎工程师,第一辆梅赛德斯品牌汽车的开发者病逝,享年83岁。

  迈巴赫,就是那个年代的乔布斯!如果是今天,这则消息会插上网络的翅膀,瞬间传遍全球。然而当年的中国,绝大多数人甚至连汽车都没有坐过或见过。就在这个中国十分封闭的年代,我们的先辈“搜索”到了《共产党宣言》,点燃了革命的火种,有了南昌城头的枪声,有了这支来到古田的军队……

  今天,当“搜索”变得简单了,为何困惑却那么多?

  面对信息网络时代的喜和忧,我们缺少什么本领?

  到古田寻根,先辈们的足迹启示我们:当年他们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一面“搜索”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一面“搜索”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创造性地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正确道路。

  红军这种强大的“搜索+创造”力,索尔兹伯里看到了,埃德加·斯诺看到了,史沫特莱也看到了……

  在信息网络时代,我们尤其要传承先辈那种善于观察世界、独立思考,勇于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本领。有了这种本领,我们就能从人类一切文明成果中寻找到强大自己的力量。

  5、“两手硬”是“国际军标”

  网,对一支军队意味着什么?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有一次难忘的美国之行——

  他看到,美军国防大学校长里外3间的办公室里,至少有4台计算机在工作,其中一台就在校长的办公桌上。他看到,每天给他开车的黑人士兵司机哈罗德,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计算机,接受工作指令。同时,他也看到:当他未经授权试图进入一些美军网页浏览时,满屏幕都是红色的“warning(警告)”!

  金一南敏锐地意识到:美军内部正在形成一个完善的计算机网络,网络正带给美军重大变革!

  那时,网络在中国刚刚蹒跚起步。时至今日,中国已经拥有6亿网民,当年让金一南感到新奇的这些体验,也成为中国军人司空见惯的场景。

  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我军计算机的数量与性能都处于世界前列,而我们的管理与使用却难称一流。我们有很多事耽误在纠结中,我们的思考和争论用了太长的时间,我们从顶层到末端有太多的沟坎……

  照照世界这面镜子我们不难发现:外军一手在开门,一手在锁门。早在2005年4月,美军就规定士兵必须得到官方准许方可在网上撰文、发帖。2007年,英国禁止军人未经允许擅自通过博客透露军队及服役情况。2010年,以色列军方发布命令:所有军人即便高级将领,一律禁止使用包括“推特”和“脸谱”在内的社交网站。

  如今,全世界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拒绝网络,也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不严格管理网络——一手打开“阿里巴巴的宝库”,一手锁紧“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成为一种“国际军标”。

  6、让“修坝”与“放水”各就各位

  网,对现在的中国军队意味着什么?网事悠悠,欲说还休。

  在军事领域,“无网不胜”已经没有人怀疑。然而,在思想政治工作领域,人们还有不少纠结……

  没错,网给我们添了很多乱。但也不要忘记,网也给我们带来许多惊喜——

  去年4月7日,陆军第1集团军政委白吕的“网上信箱”开通。截至今年9月,官兵们的点击量近10万人次。“如果不是借助网络,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和这么多战士对话沟通,了解这么多人所思所想,就是把汽车轮子跑飞了也办不到!”白吕如此感叹。

  “阿里巴巴的宝库”风光无限,“潘多拉的魔盒”也不用害怕。某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方永祥说:“来自互联网上的负面信息,是送上门来的活生生的思想政治工作现实问题,正可以帮助我们睁开眼睛看世界、查实情,让工作更有针对性。”

  面对不尽“网事”,今天我们正在形成共识:定力比什么都重要,我们的定力就是管好用好两手硬,一手狠抓管理,一手紧抓善用。

  一路采访,记者发现,三军部队让“修坝”与“放水”各就各位已成共识:不“修坝”就“放水”显然是错误的,但光筑“坝”拦“水”,想把网络拒之门外也不行。时至今日,思想政治工作的舞台就在网上,阵地就在网上,前景就在网上!

  主题词之三:网聚

  群众在哪儿,政治工作的阵地就应该在哪儿。否则,就是种子离开了土,鱼儿离开了水——

  “网聚”:是亲还是疏?水在哪里流,鱼往哪里游

  7、“鱼儿”怎能离开“水”

  古田会议召开前夕,毛泽东组织召开了很多会:工人调查会、农民调查会、士兵调查会,以及各支队、纵队党代表座谈会……大家畅所欲言,讨论异常热烈。

  古田,留下了毛泽东夜幕中提着马灯来到连队里的故事;古田,生长出我军民主平等新型官兵关系的萌芽。

  从此,党和军队的政治工作有了传家宝: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把党的正确主张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群众在哪儿,政治工作的阵地就在哪儿。否则,就是种子离开了土,鱼儿离开了水。

  如今,网络这块神奇的新大陆,也在军营里开放出芬芳的时代花朵。

  武警北京市总队政委程伟说,网络就像一台推土机,推平了横亘在官兵之间诸如职务、年龄、专业、地域等身份上的差别。比如,利用论坛注册的隐身和匿名功能,即便职务高、年龄大,在战士心目中依然可以很“年轻”,官兵之间披着“马甲”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南京军区某集团军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网络的贡献更是随处可见:述职报告网上评,“四风”表现网上点,为兵服务网上打分,还有种种网上对话调查、网络评估问效、在线献计献策……

  有人说,网上留言都是匿名的,不能太当真。基层官兵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网上留言恰恰是最真实的,一位教导员也说,真没想到,领导机关面对面听汇报、开座谈会时,官兵们不愿说、不便说、不敢说的话,网上都能放开说了!

本文由www.99hg.com-皇冠新现金官网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军教授在美国防大学参观 浏览军事网页被警告

上一篇:菲拒就中国公民接连遭袭道歉 称袭击事件很正常 下一篇:港媒:上合联合反恐军演尽可能仿真未来战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